联系我们

邮箱:admin@baidu.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传真:+86-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电话:400-123-4567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华策影视投资失利致基金亏损:影视娱乐业寒冬

时间:2018-10-30 18:3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投资周期短、收益高的影视娱乐行业,近几年一直漂浮在资本的风口上——《战狼2》投资1.5亿票房56.79亿;《美人鱼》投资3.3亿票房33.92亿;《捉妖记》投资3.5亿票房24.38亿……每天都在上演“砸钱—捞金”的神话。

  近日,第一财经独家获悉,由上海净玺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净玺”)担任管理人,由华策影视旗下子公司华策天映文化传媒(天津)有限公司(下称“华策天映”)担任管理顾问以及劣后级投资方的“净玺-涌聚1号华策娱乐契约型私募基金”(下称“涌聚1号”),出现较大幅度亏损。由于导致亏损的详细信息不明,公司也遭遇投资人质疑。

  “我们希望华策方面公布底层协议,给三个节目各投了多少钱,和电视台是怎么的签合同,资金具体是如何使用,具体是怎么亏损的。” 涌聚1号投资人赵先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对此,第一财经致函华策方面,华策天映回复称,2018年,受大环境影响,综艺市场遇冷,节目收益未达预期,再加上电视台回款周期漫长和不确定,随着基金到期日的临近,华策天映多次与基金管理人协商解决,决定垫付播出平台还未结算回来的款项,最终在以华策天映为主的劣后资金补贴下优先级投资人,只出现了轻微的投资亏损。

  事实上,当太多热钱涌入这行业就会在极度疯狂之后回归理性。去年,历经三四年快速增长的综艺节目市场开始出现下调,今年,影视行业更是整体降温,资本相继撤场观望。

  据媒体报道,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论坛上,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直言:“一味靠资本市场融资,不断地去找股民拿钱,来抬高产业的门槛,这是不健康的发展。”

  今年,随着国家税务总局对影视行业税收秩序的整顿,整个行业一夜入冬,6月4日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双双跌停,15家影视股跌幅超过4%,整个影视股市值蒸发超百亿。

  另外,监管层也对于影视行业的资本进入出台了限制政策。要求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应服务与实体经济、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主要投向主营业务。募集资金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取的一份名为《净玺-涌聚1号华策娱乐契约型私募基金优先级份额推介材料》(下称“材料”)显示:涌聚1号成立于2016年8月5日,基金管理人为上海净玺,基金总规模3亿元,第一期8000万,期限2年;基金收益分配采取“固定+浮动”的方式,其中,固定收益率预期为8%/年,浮动收益为基金净收益额35%。

  根据投资人提供的基金合同显示:该基金主要以股权、债权等方式进行互联网影视、影视宣发等文化类项目投资,且聘请浙江华策娱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策娱乐”)担任管理顾问的契约型基金。而为了给涌聚1号增信,华策娱乐认购不低于800万B类份额。

  通俗来说,就是上海净玺负责对基金的日常运营管理,华策娱乐作为管理顾问以及劣后级投资方负责向上海净玺推荐投资项目及负责相关投资项目的制作、发行等工作。项目投资完毕,华策娱乐要向上海净玺支付投资回款及补偿款;足额支付后,原投资协议即行终止。

  材料也显示:资金用途为利用华策娱乐在渠道、规模以及国际化方面的优势,选择优质成熟的网络剧、网络大电影、网络综艺项目进行投资以及优质影视剧的宣发项目进行投资。

  而通过参与相关影视剧项目宣发,上映后以优先回款方式获得收益退出,或者将影视剧产品版权卖给互联网视频平台(爱奇艺、乐视等)后退出。

  根据材料显示:涌聚1号并不单纯投资于某个项目,而是一揽子项目,并对具体投资比例进行了限制:单个项目投资额度不超过基金总规模的25%;单笔资金不超过拟投资项目的30%;网络剧占比不超过影视基金总规模的40%,小成本电影采取一事一议的方式。

  一期拟投资项目的项目包括网络剧《说英雄》、《表演系的故事》、《帕沃熊》以及网络综艺《中国好玩巴》、网络电影《拾荒者》和院线电影《新永不消逝的电波》,投资额为7100万。

  投资人刘先生对第一财经说,他是2016年8月正式认购的该基金,认购金额400万。但随后又被告知涌聚1号不仅要更换管理顾问,同时还更换了首期投资项目。

  刘先生提供的信息显示:由华策天映替代涌聚1号项下华策娱乐的角色,主合同中凡涉及华策娱乐之处,均变更为华策天映,但基金名称不变。

  而根据华策影视年报显示:华策天映是华策影视的控股子公司,也是华策影视旗下以综艺节目制作为主业的平台。

  在2017年年报中,华策影视也称,涌聚1号投委会由5名委员组成,其中华策天映委派3名。考虑到华策天映出资额占劣后级份额投资人出资总额的66.67%、在该基金投委会中占多数席位及在该基金日常经营管理中拥有决策权,华策天映将该基金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另外,一份名为《净玺-涌聚1号华策娱乐契约型私募基金相关情况说明》显示:在电影行业回报率逐步收窄的宏观背景下,为了保证投资收益率,净玺资本与华策影视管理层经过慎重讨论后决定,在涌聚1号投资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对各领域投资比例进行调整,即增加一部分综艺节目投资。

  由此,新的管理顾问华策天映推荐的第一批储备项目包括综艺线岁》、体育竞技类综艺节目《冰上星舞》和电影《新永不消失的电波》宣发等,其中,前两者均在电视台播出。

  对此,第一财经致函华策影视,其子公司华策天映回应称,基金原是以投资网络剧及电影为主,后经市场评估分析认为,网络剧及电影风险较大,为最大限度保护投资人权益,双方商议将投资范围放在综艺领域。2016年综艺市场较好,当时备投综艺项目有些甚至获得了电视台的保底承诺,有些第一季已经实现了较为可观收益,第二季盈利的可能性较大,因此,公司向基金管理人建议变更投资顾问和备投项目。

  “基金管理人也将相关情况正式发函给所有投资人进行说明,并给予投资人自由选择退出或继续投资的权利,最后只有一位优先级投资人退出。为最大限度降低投资人风险,华策天映认购了最大10%的劣后B级份额,同时华策天映多次和基金管理人声明,综艺项目投资亦存在风险,华策天映对基金最终收益不做任何保本保收益的承诺,这在华策天映与基金管理人之间签订的所有法律文件中均有体现。” 华策天映回复称。

  在说明中,上海净玺也认为,这些储备项目均较为成熟,制作班底实力强,投资周期较短,预计每批投资项目回款周期在8-12个月左右,部分项目具有优先分配收益权。

  “项目本该新年7月份到期,后来一直拖到9月份,就说是项目亏损了,让我们签‘生死协议’我400万本金进去,最终就只能拿到332万。”刘先生说。

  “其实,投资者并不是不能接受亏损,我们都是理性投资,都知道投资有风险的,关键是要详细告知究竟哪里亏损了,如何亏损的,原因是什么,亏损以后是如何算出目前的回报,即便是亏损,也要亏的明明白白的。”刘先生说。

  该投资人所谓的“生死协议”,就是一份名为《“净玺-涌聚1号华策娱乐契约型私募基金” 财产处置及分配征求意见函》(下称意见函)显示,该意见函关于基金亏损仅一句话:因管理顾问向基金推荐的投资标的收益情况不佳,导致基金亏损。该意见函要求优先级投资人选择A或者B项的财产分配方案。

  而投资人赵先生也对记者表示,希望华策方面公布底层协议,给三个节目各投了多少钱,和电视台是怎么的签合同,资金具体是如何使用,具体是怎么亏损的。

  “因为亏损了,所以我就在业内到处打听,才知道这里面的水又多深,比如说,真人秀节目一般第一极都是亏损的,后面几期才开始赚钱,”赵先生说。

  对此,华策天映则表示,2018年,受大环境影响,综艺市场遇冷,节目收益未达预期,再加上电视台回款周期漫长和不确定,随着基金到期日的临近,华策天映多次与基金管理人协商解决基金到期结算相关事宜,虽然法律上华策天映与基金管理人签署的所有的法律文件上没有约束华策天映必须在基金到期日将项目回款支付给基金,但本着对基金对投资人负责任的态度,华策天映与基金管理人商议华策天映可垫付播出平台还未结算回来的款项,让基金能如期结算退出。

  “根据播出平台出具的结算依据,华策天映与基金管理人进行了项目回款结算,并将播出平台出具给华策天映的相关结算依据以及最终的结算报告全部提供给基金管理人。在以华策天映为主的劣后资金补贴下优先级投资人只出现了轻微的投资亏损。”华策天映表示。

  “在我方要求下,基金管理人与各投资人逐一商议,最终除一位优先级投资人选择在2018年12月31前退出,其余投资人均选择在与基金管理人签署正式协议之后3个工作日拿到应分配结算款的方式退出基金。根据基金管理人反馈给我方的情况,在确认所有优先级投资人均已全部沟通完毕并认同解决方案后,我方与基金管理人于2018年9月14日签订正式基金结算退出协议,并于当天将依据播出平台提供结算依据而应付给基金投资回款全部支付到基金托管账户,基金管理人也于当天将相关款项依据基金分配原则支付给投资人。”华策天映回复称。